當前位置 > 闷骚(1v1 H)
我看看(H)
    我看看(H)

    “嗯…”亲了一会儿,她又有些累了,轻轻靠着男人肩上。

    江决紧抱着她颠弄着走向卧室,“待会小嘴给我含含?”他摸着女人软软滑滑的小屁股,鸡巴又往里深操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”她手软嗒嗒地环着男人脖子,温热的呼吸似要把他颈间皮肤烫穿。

    “嗯?行不行?”江决盯着她,沉沉的眼眸中带着渴望。

    女人摇了摇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求你,给老公舔舔好不好?”他低声在女人耳边恳求,眼神渴望。

    徐缓不说话了,手慢慢覆上男人胸前的小红豆,拇指轻轻拨了拨,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决喉结滚动,“坏老婆。”

    走进房间,他靠着床头躺下来,扶着她的腰有节奏地向上挺胯。

    “嗯呀~重一点~”

    女人手撑着他胸口,自己掌控起节奏来。

    她跪着,腰快速地向上套弄,次次深抵到自己的G点,快感直逼大脑。

    “嗯…~好舒服呀~”她额头沁出薄汗,呼吸也乱起来。

    江决配合着她用力插捣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她身子渐渐后仰,手撑着床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江决握着她细脚踝,闷哼着猛力插捣,没试过这个姿势,他操得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他喘着问。

    徐缓几乎已经撑不住,两眼不能聚焦,只能勉强能看清他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像猫儿一样呻吟:“好大…嗯啊…~”

    “操死你的小逼。”男人突然发狠,紧抓着她大腿根,向她紧致湿润的小嫩逼蛮横地攻伐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不要…嗯啊…好深~”她闭着眼,像失了魂儿,小腿半跪着,两团奶子被撞得上下胡乱晃颤。

    江决眼都红了,两条长腿垫在她身下,硬邦邦的。他俯身抓着晃人眼的奶子,一手揪着奶头甩了甩,乳波荡漾:“小浪逼,爽不爽?嗯?”

    他两手都揪住奶头,甩着两只沉甸甸的奶子,“真他妈的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疼…”她委屈地娇哼,两粒嫣红被他挤得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疼什么?看你这副表情,这他妈是疼吗?”他低哼,“奶子捏得爽不爽?”

    徐缓听着他的骚话,全身爬上蚀骨的痒意,小穴又咬紧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”男人额角一跳,几乎无法克制地深捣她欠操的小逼,速度快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干死你,小浪逼,骚货,欠操的骚逼,喔…真爽。”男人失控的话语和啪啪声瞬间搅在一起,包裹着女人柔媚的呻吟。

    徐缓向后瘫软着,堪堪挺着背,她失神地微微颤抖,脆弱的仿佛立刻能被捏碎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呻吟着,间间断断,好像到了,也好像没到。

    “喔…真他妈爽…喔…”江决撑着她悬空,臀部肌肉紧绷成块,他紧拽着她的奶子,插捣的力量被他用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徐缓身体突然痉挛起来,一股股清稀的水从身下喷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操!”男人立马低头去舔,被淫水喷得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“真好闻。”他亲了亲女人眼角,又继续插进去。

    潮吹后的身体敏感至极,徐缓皱着眉,身下又开始痒。

    “深一点…”她轻叫。

    江决咬牙,往死了操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嗯…”

    她被男人颠得剧烈起伏,想要抓住什么,却是徒劳,两手无力地垂下。

    江决突然低头猛地咬住乱颤的奶头,额角青筋暴起,下身狠操了几十下,然后猛地一顶,射了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……”徐缓克制不住地尖叫,爽得像是飘上了万里高空,灵魂飘飘荡荡。

    小逼又潮吹了。

    “呃喔……”他脑子一空,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,一时之间竟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江决足足缓了好几分钟,鸡巴插在淫水泛滥的小逼里一顶一顶的,沉浸在濒临死亡的灭顶快感里。

    他往下摸了一把,一片水迹。  

    “宝宝?宝宝?”他吻着女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徐缓闭着眼,眼球微微转动。

    “蛋都被你淋湿了。”江决低笑,带着她的手去摸。

    她摸到湿漉漉的囊袋,羞恼地转过身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声,半软的鸡巴脱离了温柔乡,他手指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好厉害。”江决在她耳边说道,“吹了三次,喷了好多水。”

    “都把我吸死了。”他回想,刚刚确实是死了一回了。

    徐缓动了动,离远了他,小穴里又被作乱的手指勾出一小股淫水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还想要。”他不知餍足。

    她拒绝:“不行,我好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动,你趴着。”

    然后江决就着她侧身的姿势,又操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”她轻哼一声,大腿被男人向上掰,腿根尽是酸意。

    换了好几个姿势后,她彻底趴在了床上,任由男人在她背上作妖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好呢?”她问,屁股又被他托起。

    “再等会。”江决喘着,汗珠顺着下颌骨流下。他揉着白生生的臀肉,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徐缓等了好久,男人又射了几次,才彻底瘫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想动,全身都麻,没力气。

    江决舒爽地低哼,喉咙干涩: “被宝宝吸干了。”

    他去摸她身下饱涨的奶子,“要被压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疼!”徐缓轻声叫,胸前嫣红已经有些肿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决翻过她,仔细看。

    他目光又往下,香香小馒头也肿了。

    红红的,小穴缝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俯身去舔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!”徐缓身体一瑟缩,夹住了他的头。

    江决用舌面轻扫着阴唇,上上下下地安抚了个遍。

    “我在给你疗伤呢。”

    他张嘴整个含住穴口,温柔地吸嘬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又流水了呢?”

    徐缓直接一脚踹了过去。